宇宙之美

Rachel 2018年4月26日 21:18
翻译习作

图片标题 图片标题 图片标题 图片标题 我们对现实了解越多,现实对我们来说就越神秘。令人惊讶的恰恰是否认这一点的敏感的人们。德国一位著名的抒情诗人曾在一次专家论坛上反驳我,他厌恶对基因愈发精准的了解,因为解密后的人是一个令人厌倦的人。美国神秘文学大师埃德加·爱伦·坡(Edgar Allan Poe)则将科学称作诗歌的掠夺者:

你为什么倾听诗人的心声,
秃鹫,它的翅膀难道是无聊的现实?

真是个错误!应当说,诗人害怕失去魔力的存在。但是有这种恐惧的人将探索世界与寻找复活节彩蛋混淆,在寻找复活节彩蛋时,某个时刻所有的藏匿地点都被翻找出来。与此相反,真正的认识通常提出更多问题,多于它所能回答的问题。
美国伟大的物理学家理查德·费曼(Richard Feynman)曾经被一位好友艺术家问过,如果科学家开始研究玫瑰之美,那么他是否能不破坏此玫瑰之美。费曼回答说,科学家充分感受到了艺术家所感受到的美。但是科学家也看到了更深层次的美,这种美只有通过了解才能展现出来:例如,花朵在进化过程中表现出色彩用来吸引昆虫。这一知识又带来新的问题,比如昆虫是否经历过类似美学的东西。更详细的认识没有破坏花朵的任何美感——相反,它增加了美感,使玫瑰能够更加令人印象深刻,更加神秘地矗立。
费曼本可以继续,研究人员敏锐的目光总能在显而易见的事物中发现美本身,即使起初在我们看来丑陋甚至令人厌恶的事物。玫瑰的盛开是衰败的标志,但如果仔细观察,就会注意到野蔷薇果实生长在枯萎的花朵的土壤中。果实中的每一粒种子本身都是一个奇迹。因为在每一个小坚果中,玫瑰的完整胚芽已经在等待它吸收水分,伸展开来,挣脱种皮并伸出子叶的时刻。
为了成长起来,正在发芽的玫瑰需要光、水和氧气。空气在很久之前就留下了它的生物。空气是单细胞生物的遗产,约30亿年前,单细胞生物以厚厚的蓝绿色草甸的形式覆盖海底,并且至今仍然生活在那里。那时地球大气中几乎没有氧气,所有高等生物都窒息而死。单细胞生物的尺寸只有几千分之一毫米。与玫瑰相比,这些被称为蓝藻的生物显得非常原始,但是它们已然是大自然的杰作。许多蓝藻甚至可以看见!它们的身体上有一个极小的晶状体,一只简单的像照相机的眼睛,这只眼睛可以让它们区分明亮和黑暗。它们避开黑暗并转向光明。它们利用阳光获得能量,如同今天的植物通过光合作用获得能量。在蓝藻定居原始海洋之后,它们将在海水中溶解的二氧化碳转化为氧气。10亿年来,氧气从海洋深处冒出来。所以,可以看见的蓝藻创造了玫瑰发芽所需的空气,蓝藻使得更高等的生物可以生活在地球上。
另一方面,蓝藻由更早期且更简单的生物形成,这种生物同样在没有氧气的情况下也能够生存。38亿年前,这种未知的生物在地球上形成。如果没有它们,我们就没有机会看见玫瑰。这种生命从何而来?我们不知道。
玫瑰生长所需的水分从何而来?水也有它的历史,而且这段历史比空气的历史还要久远。长久以来,人们认同一种论断,在地球的早期,蒸汽已经来自于地球内部?当地球诞生时,水就只能被包含其中:45亿年前,在太阳周围盘旋的岩石块和尘埃聚集起来形成行星; 地球由近太阳距离移动的材料形成。然而,这些碎块不可能保持潮湿足以使地球变为蓝色星球——近太阳的热量一定会使它们变得干涸。
所以地球原本是干燥的,一个沙漠行星。它是如何转变成一个海洋世界,我们无法确定。事实上,在所有可能的解释中,偏偏听起来最离奇的情景是最可能的:水从宇宙来到我们身边。宇宙与太阳系较寒冷地区形成的彗星或小行星一起抵达,如巨大的雪球击中沙漠行星——地球。彗星上融化的冰填满湖泊、河流和海洋。来自宇宙的露珠,将玫瑰叶滋润。
0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