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日本人”

杨鹏 2018年5月5日 13:36
口译足迹

想到了平日接触的日本人,他们彬彬有礼,含蓄守节,做事认真。日本民族一向以高素质自居。有话说,一个中国人能干过一个日本人,但三个中国人干不过三个日本人,或许有一定道理。团结协作,摒弃自我,顾全大局,遵守纪律,诚然是成事之本。当年菊池寛看了《菊花与刀》后讲“没有哪个民族比得上大和民族的坚韧克己,所以大和民族是强者的民族。”

然而呢,今年春运时,在北京车站滞留的外国人中最多的也是日本人。他们那安静排队的纪律在春节返乡的民工洪流下是那样的渺小。世界公认强者也是弱者,真乃是橘生淮北。今天就说说日本人那点事。

日本人的脾气是极静和极动。插花、茶道时他们一动不动坐着,曾经有一位日本老师欲教我此技艺,结果我二十分钟腿就麻了,老师却说要坐两个钟头是常有的,我一听立刻就不学了,受不起。有个怀石和尚为悟道坐在门口盯着石头看了三年的故事。这是“石上三年”的由来。修习剑道时又讲究极静生动,哇的一声一招制敌。这号人谁敢惹?是的,没人敢惹,当年美国人都不敢。他倒敢先炸了人家珍珠港。并且引以为豪的是日本人的养生之道,这是长寿人口比率最高的国家,东京是第一长寿城市。

日本人做事情追求完美,容不得瑕疵和失误,也容不得别人有。日本的产品质量过硬,就是得益于严格的生产纪律,和工人的克己敬业。在日本企业里“便当会议”是有名的。便当就是盒饭,一边吃午餐一边开会,加班加点地解决问题,既然是集体的一员,不努力做事就会感到羞耻。日本人头上扎着个哭丧似的白布条,那叫“觉醒巾”,是有用的,据说里头抹点薄荷油,勒紧了就不困。

日本社会也是出了名的纪律性社会。不信你在东京大街上闯个红灯试试?吐口痰试试?路人目光足以杀死你。不信再看日本的餐馆和电车,都静悄悄的,不是没有人,是没有人说话。你要咳嗽一下须向旁边的人道歉一声,带照相功能的手机也不准正面持握,人们会觉得你侵犯他肖像权,并且真有人打赢了官司。

如果说日本人沉默,貌似也不妥。我们中华民族讲究“沉默是金”,日本却有句话“勤勉是金”(日语中“勤”和“金”是同音)。我们讲究“做了再说”,而日本人要做事,先列好提纲,打好规划,整理步骤,树立目标。呈报领导,然后在例会中宣誓一定要成功,重要项目还写保证书,请大家作证。他们喜欢“说了再做”。

说了再做,谁都知道你要做,大家都众目睽睽盯着你工作的进展,此等压力之下只得破釜沉舟,不胜不归。日本人自尊得要命,不敢输。这是日本人的做事之道。

做了再说,什么时候放弃了或者失败了也没人知道,成功了再拿出来说,到时同志佩服,领导器重。做了再说,好处多多,起码不丢面子。这方面中国人最厉害,日本人傻。

日本人自尊,并且利用自尊进行管理。公司里上司发火会当着众员工面前赏那下属两个耳光,很响亮。那下属立正点头“嗨”的也很响亮。可以说是周瑜打黄盖,下属认为这是上司对他的器重;也可以说是杀鸡给猴看,众人更努力地工作了,为了自尊。

这个国家上到首相下到百姓都如此自尊,极端的自尊。首相执政不力就引咎辞职,一年辞职仨,弄得民众没有政府感;做事失败觉得丢面子就跳楼自杀的多了去了。东京是最长寿的城市,也是全世界自杀率最高的城市。这是事实。当年武士战败了就自己切腹,自杀是他们家传的习惯。别指望他们想得开,他们的心胸如国土一样狭窄。

据我所知德国人的守纪律和认真在欧洲是数第一的,二战后日本和德国在废墟中崛起,又拿起了亚洲和欧洲的经济头牌。有趣的是在欧洲国家中德国的自杀率也是第一。这种极端的民族要么作践别人,要么就关起门作践自己。当年他们打别人,现在生怕别人打他,就暗自发展核技术,小小一个国家顶着贰佰多个核电站。日本老百姓尤其明白这东西的可怕,却还无怨言地要努力发展下去。他们认为这样对国家有利,结果后来的事谁也没想到。

上海世博会上,谷村新司那《风姿花传》唱得好:“我们相信自己,因此我们成功了,我们相信自己,因此我们失败了。但是即使是明天就散落的樱花,今天也会努力地盛开。”三十多年了,这首歌唱哭了多少日本人。

是啊,这个资源贫乏,多灾多难的国家。总是在失败之后成功,在不幸之后崛起。福岛前线发来的照片,镜头前他们在努力地微笑,淡定且自信。

0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