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生淮南" (杨大夫与泽川老师谈剑道)

杨鹏 2018年5月6日 12:50
翻译习作

这是个一代奇才被憋屈死的故事。

晏子春秋云,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比喻环境变了,事物的性质也变了。



我喜欢研究日本剑道,不过现今日本剑道的鼻祖——佐佐木小次郎(1595-1612?)其实是死的很憋屈……



佐佐木小次郎(1595-1612),此人出身武家名门,自幼研习上乘剑术,拜师三十余次,习得众家套路,二十七岁创立一刀流,也就是现在日本剑道的雏形。他身长七尺,刀长四尺,在全是矮子的日本小岛上无人能敌,加之相貌英俊,追随少女无数,风靡战国后期。

不过他一心想约战当时并不很是出名的另一名剑客,“二刀流”的宫本武藏(据说此二人乃是情敌关系)


宫本武藏(1584-1645),宫本武藏深知自己不敌,不去迎战又没面子。战书一封接着一封,武藏只得就范。庆长十六年春,严流岛。约定午  前八时决斗。
小次郎出于礼节大清早就登岛持刀待战。等到中午还不见武藏的影子,恼羞至极。

原来赴战途中的武藏一直在想办法:他看看手头也没什么用的,就把一根 丈二来长的船桨削了削带着。一寸长一寸强的道理他也懂。 太阳偏西,武藏划着船懒洋洋地来了,上岛便说:“今日我睡足了好觉,小次郎必败!”小次郎哪还受得了,那家伙挥刀便冲,这家伙就端起船桨来开始拍。小次郎就被慢慢地拍死了。 武藏见机行事,懂得取舍。他舍弃了自幼苦练的二刀流套路,而以船 桨应战,此乃兵法之避实就虚。武藏严流岛一战成名。这不是运气,武藏一生与人决斗六十三次,全胜。

李小龙不也是舍弃了祖宗的咏春拳么?拳法套路一概抹杀,就是  拳头快,快到极致就无敌了。毛泽东打仗还钻山沟子放暗枪呢,但是人家打得赢,皆称其用兵如神。当年的拳坛泰斗泰森先生却在街头被小混混打得鼻血横流,还被狗仔队拍上了网站。在拳击台上他是强者,在街上可未必。规则变了嘛。
有话说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在哪个山无所谓,我们要  做的是让自己强壮起来,爬上去。到时候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爬的过程尤其要注意变通,规则是双刃剑。春运时候挤不上车滞  留北京的日本人是他活该,在茫茫农民工洪流中他还在只懂规则排队,不变通。
风水连轴转,三十年河东河西,谁强谁弱难预料。英雄举于市,时势  造英雄。只要混得开,到哪都是龙。

至今,日本下关岩流岛还矗立着这个故事的雕塑。告诉后世的一代代日本人要懂得“变通”(可惜他们的后代依然没太大长进……)

那一年,索尼和松下耗子上亿日元,在争着比谁家的录音磁带单面时  长超过“90分钟”这个技术瓶颈的时候,MP3出来了,磁带和录音机一夜间成了浮云;那一年,瑞典一个名为TCO的不起眼团队发明了液晶显示屏,东芝显像管电视一夜间成了浮云;那一年数码相机来了,垄断全球的柯达胶卷一夜间成了浮云……神马都是浮云了。

俗话说,“勇者死于勇,谋者死于谋,好奇害死猫,毅力害死牛”,从这些 日本人身上得到的教训就是“成也认真败也认真”。 并不是说一定要打破常规做事,但是环境在变,做事的方式和观念是要变一变的,达到最好的平衡点,这就是与时俱进。海里的鱼都会根据海水浓度比率调节体内盐分比率,海水不是纯净的,社会也不是透明的。周围 都是雾的时候,你擦亮眼是没用的。那次雾霾进京,我正巧在“中国樽”的顶上,发现黄澄澄的雾霾乌压压地来了,但这些“雾”只集中于30m以下的空气中(旁边导游老师给讲解了其科学道理),上空依然是晴朗的蓝 天。我忽然明白,在这个浮云遮望眼的时代,无需寻找视角,因为任何视角永远只是“角”,永远有其片面性。我们要的是视野和高度。浮云 遮望眼的时代,视角是没用的。

小次郎就这么死的。

久病成医的杨大夫 完于日本 下关

关键词:
0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