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与受众面的一点想法

杨鹏 2018年5月6日 13:20
翻译随笔

一位作家的一番发言让我印象深刻。

记者问他:请问为何您的作品能够如此受到欢迎,如果能够被读者所接受?

他说:其实,我在写完最后一笔的那一瞬间,小说就不再属于我了,而是属于读者。我只是给与了作品肉身,而灵魂却是由读者们共同赋予的。他们每个人都对作品有着不同的理解,有些甚至超出了我写作的时候的设定,这些都是他们的功劳,这是他们的作品,和我关系并不大。

是的,文化并不是由某一个人所创造的,而是有一群人所创造的。正如没有人读的小说,即使写得再好也不过是不知名小说而已。没有人唱的歌曲,即使写得再好也不过是不知名歌曲而已。

同样,没有人用的梗,即使脑洞开得再大,比方打得再巧妙,机灵抖得再好,那也不过是万千星河当中一粒星尘,就连世间最好的射电望远镜也无法观察得到。

如果不是因为我们懂得现实与梦想的距离,北岛不会写下「那时我们有梦,关于文学,关于爱情,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

我想没有一个外国人能够完全懂得为什么举杯畅饮却是梦破碎的声音。

如果不是因为那一代人的迷茫,顾城不会写下「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 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这样的千古绝诗。

同样,我并不觉得这种深刻能够轻易地被外国人理解。

如果不是因为海子如此渴望幸福,我们都如此渴望幸福却始终郁郁不得志,我们不会一齐面对海子的绝笔「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而心生感慨。

哪一个外国人能够理解为何大海的那面会是春?还有暖?更有花开?

觉得太雅了么?我们往俗的说

如果不是因为我们懂得生活的苦楚,「干了这碗热翔」也不会如此的广为人知。

我想没有一个外国人能够懂得为什么中国人喜欢叫人吃屎。

我想没有一个外国人能够明白为什么这么朴素的一句话也能有这嘲讽的效果

如果不知道日和的中文配音,「给力」也不可能雅俗共赏。 ゲリ(拉肚子)=geili

我想更没有外国人能明白,甚至有些中国人也不明白,为什么力可以给,为什么这样的毫无逻辑的词汇能够传播的这么远。

图样图森破

这是什么意思?

战个痛?

这种没说完的话为啥这么多人用?

DUANG?

又是什么鬼东西?

再说一个,冯巩先生的「亲爱的,我想死你们了」

如果没有冯巩先生十年如一日的宣传,如果我们没有把冯巩的这句话与春晚画上等号,试问如何能够让大家如此期待。

我们笑的并不是某句话,我们爱的并不是某个词,而是背后的那些需要去补习的东西。

所以,不去学习中国文化,外国人永远不会理解这些句子,有高雅的,有低俗的。

同样,不去理解日本文化,没有人能够理解为什么看似很傻的冷笑话却能够让日本人开怀大笑。英国的笑话也是,美国的、德国等等的都是。我们习惯了吐槽他国的笑话不好笑,很冷,觉得外国人的幽默细胞和中国人不一样,总觉得中国是世界上最会写段子的民族。

但世界上,他国也是这样看我们的。

这些流行语都是有内涵的。没错,我说的是内涵。这些句子都很简短,这些词都很无厘头,甚至有一些根本就是莫名其妙,但是它的内涵却如同一片广袤无垠的原野,你深入一小步,都会被眼前的景色而震撼或陶醉。

这就是文化的力量,这就是传播的威力。

有些人问,这样的解读难道不是犯了高考阅读理解的病,过度理解了么?

是的,是过度解读。但是正是因为过度解读所赋予的内涵才让流行语有了灵魂。

0 likes